二分彩有什么技巧|万达二分彩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雙城記 > 法院兩三事

法院兩三事

來源: 作者:民鳴 時間:2019-04-03 10:32:07 點擊:

聯邦法院每一個案件處理庭的主門都是厚重的上等木材精制而成的,這一點在電影里的描述十分逼真。一扇扇大門約一米多寬,起碼超過三公尺高,十幾厘米厚,看上去寬大而沉實。換句話說,隔音效果不言而喻以外,不用點兒勁是推不開那扇門的。而門后的情景,都是一幕幕同樣沉重的生活場景之要點的復述。這些要點肯定是每個個案所牽涉的個體生命中絕無虛假并不能忘懷,耿耿于懷又不愿重演,或者是銘心刻骨的經歷。聽著往往會讓人不斷悲從中來,大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的感覺。

多年的口譯工作經歷中,雖說聯邦法庭不是我很常去工作的地方,但是from time to time(到時總去),好像是一個確切的英語用詞,道出我報到的頻率。每接到任務,總會不由想著“今天又是哪個倒霉的家庭,有著何種的獨特原因來此尋找出路?”

進門前人們往往會略整行裝,變換臉上的表情;或調整走路的步伐,然后慎重的推門。如里面的法官開始已經開始聽審,更加是畢恭畢敬的鞠躬行禮之后,小心尋找空位,輕聲就座,耐心等侯輪到自己案子被審的時間。

去的次數多了,往往就會覺得法院就像一座醫院,一個個的法庭就像一個個的門診所。醫院關注的是人們生活過程中身體的醫療健康,并設法醫治出現的各種病癥,讓人的肉體減少各種疾病,使身體各器官功能運作正常。而法庭則設法解決在生活過程中,人與人之間出現的各種錯綜的‘病癥’- 復雜而不可調和的關系或矛盾。兩者的最終目標都是一樣,讓人身體更健康,并更有幸福感地生活在世界上。當然,法院還牽涉到守法問題。如是刑事案,對犯罪分子必繩之以法,或更有甚者,對其判刑坐牢等等。

我今天去的一個是家庭法院所牽涉的案情。家庭法院是專用來解決夫妻 / 侶伴之間較為復雜或高額度的財產糾紛問題,或者嚴重、復雜的撫養權糾紛問題及涉及兒童的案例。而案件一拖拖上一年半載,該是太平常不過的處理方式。很多時候,因夫妻 / 伴侶之間的矛盾,欲改變生活模式,當年之間的種種恩愛早蕩然無存,變成敵對雙方;就會發生家庭暴力事件;會有財產分割的意見分裂,或牽涉申請孩子監護權等等方面的法律問題。家庭暴力本身又是個范圍很廣的違法行為。通常人們理解的肉體四肢攻擊僅是其中之一,它還包括更難治愈的口頭侮辱、心理迫害、威脅恐嚇,跟蹤騷擾,財產破壞,性侵虐待等。這些足以影響個人人身安全,基本安定生活的各種因素都有嚴格的法律規定,處理時必須十分謹慎和嚴謹。

法庭里面無笑臉,這是真的,笑不出來。(或者應該這么講,否則也就不來了。)然而法官也是人,整天板著個臉一定怪難受的。別看他高高在上,一臉的嚴肅,腦子卻特別的清晰。他們都思路敏捷,看問題一針見血,不由人不佩服。恰如一個醫生,往往寥寥幾句問話,就知道概況。如你是婚姻屬于肝癌病晚期,已經沒有辦法可救,這時會當場要求雙方律師各自準備包括婚前、婚姻中各自對目前財產貢獻情況的分割明細表。如果婚姻問題屬于經常要鬧肚痛的,好像不折騰幾下,日子就不得好過的慢性病,那得推薦一下“調解委員會”的預約。希望通過他們的參與,雙方能有機會坐下來“紙上談兵”。一旦老天保佑調解成功,既可大力節省納稅人的錢不說,還可為雙方省下各自掏出白花花的銀子,去喂飽永遠張口等著的律師費。有的是屬于男人(華人中不少!)認為關起門打幾下老婆算什么屁事,日子常常過得眼青鼻腫的一類,下藥就得狠一點。法官會責令男方一定要到“憤怒情緒管理控制學習班”報到學習,為期至少六個月。到時當庭出示“培訓班畢業證書”,起碼表示改正態度;并當場接受口試,庭上回答問題,略表決心,讓法官大人明察秋毫地判斷當事人的誠心和改正的真實性,再做計較。

今天的法庭,面前又是一屋子的“病人”加律師或觀庭等候者。聽常去法庭的律師說,那上面這位法官判案十分嚴厲,然他給我印象最深的卻是那雙“火眼金睛”和“下藥”又準的辦事風格。三、四個不同個案,只見他在每個個案的雙方各自陳述案子的進程中,會抓住重要細節,立馬截住對方,要求明確回答,然后才讓繼續進行。法庭是打口仗的地方,雙方律師往往會大做文字游戲,搬弄法律術語。然這法官是吃了定心丸,不吃華麗辭藻的美餐;點撥迷津,喜啃雞腿里面的細骨。這么一來,經他二十分鐘的詢問,缺啥補啥的,對癥下藥;讓各盡其職,吩咐“下次上庭補齊再論”。遇到實在不讓稱心的處事,幾句問話,開腔律師:“律師做了多久?此案是去年11月份起延庭至今的事情,卻怎還是缺筋少骨,欠眉無須的。這案子讓我咋判判?!”打發完畢,簡直是半點面子也不給!

三、四個案子如此這般完后,只見下一個當事人沒有律師代理,自己代表上庭。他是一個壯實高大的男子,今次過來是為了申請法官出令追蹤失聯妻子的下落。略看案情以后,法官開始發問。“什么時候失聯的?”“有兩年了”。“是什么原因?”“‘我們之間有摩擦。”(廢話連篇!)“什么摩擦?”“我侮辱她。”“‘侮辱’這個詞含義廣泛,你是用什么樣的侮辱?”“我動用肢體。”很明顯,男子在擠牙膏式地回答問題;其用語含糊其辭式的避重就輕,以在庭上保全面子;法官卻來個層層剝落,擲地有聲。“動用什么肢體?”男人齊聳著雙肩,一副不肖的模樣:“身體。”“身體什么部位?”“用腿和手推搡。”“推搡的結果呢?”又見他聳了一下肩,還面帶笑容,“她進了醫院。”“醫院診斷呢?”“她左胸肋骨斷了兩根。”“你的行為處理結果呢?”聽到這里我心里咯頓了一下,“你好像為此進了監獄。”法官不動聲色地輕聲說了出來。“是的”,當事人三聳其肩。“你為此坐了六個月的大牢,這是一個不輕的判決。現在為什么要找她?” “我要承擔一個爸爸的責任,我要見孩子。”

至此,法官用很清晰的語言,但很平靜的口氣說,“聽著,我今天不會在法庭上述說事情的經過。你的孩子?!你在孩子面前從來沒有擔負過任何一個體面父親的責任,你給孩子留下過什么正面的形象?你在社區里面起過一個做爸爸的作用嗎?”男子沉默。“我最后問你一個問題。今天你代表自己上庭,手里有沒有必須要有的民政部為你申請準備的表格?”“沒有”,他輕描淡寫地回答說。“上次出庭的時候,你明知必須先申請,再來庭上遞交。今天明知故犯,不進行這一步就來,這純粹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我不能下這個令,我無權下這個令。我必須看到民政部給你的申請表遞上來之后,才能考慮接受申請的事情。我才可以考慮是否發出法庭的命令。退庭!”

法官文明又嚴厲的結束語簡直是非常的干脆,有力。

這是一個無權濫用權力的國家。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彩乐乐专家杀号 生肖复式组数表图片 旧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万博 pk10直播现场直播 大乐透复式中奖计算表 pk10大小单双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非凡6码2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