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彩有什么技巧|万达二分彩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大洋筆會 > 形單影只——2019年初非洲肯尼亞游記(一)

形單影只——2019年初非洲肯尼亞游記(一)

來源: 作者:山林 時間:2019-03-27 12:47:12 點擊:

我參加朋友發起的非洲游幾乎是漫不經心的。哪個國家,什么時間,多長時間,游什么,怎樣游,全憑朋友。留心了一下,是說到費用,朋友的細致令精明的隨行者完全放心,只需緊跟。如今,一行七人游畢歸來,我竟后悔沒有購買那個豁牙裂耳,手抓一大把木雕長頸鹿和彩色塑料串珠手鐲的馬賽老婦的商品,雖然粗糙,蒙塵納垢,特別手鐲不排除中國義烏商城的指染,但足足三只大小不等的長頸鹿,七八個手鐲套成的彩色鏈環,經老婦黝黑蒼勁的粗指撫摸拿捏,在老婦滿希冀的目光中早已化為馬賽馬拉草原蒼勁生命的圖騰。五美元而已,我居然鄙夷地轉頭,躲在四輪驅動越野車結實的窗玻璃后,再不看它們和老婦人一眼。汽車絕塵而去。

在離開肯尼亞之前的幾十分鐘,我們逛了內羅畢機場里并列的幾家禮品店,不少東西比不少旅游點推銷的便宜。最終十美元買下類似老婦手舉的長頸鹿之一,市場價的一半。回到家,粗陋的木雕立刻被熱愛藝術的大兒子置于他房間的書櫥,分外別致。對他父親在我們逗留多哈花銷三十五美元得到的描金彩畫瓷碟嗤之一笑:“金光閃耀!”不再多看一眼。

人有的時候,真的會為毫無理由的計較失去更珍貴的東西。這促使我必須寫寫我的非洲之行。

一、 導游威力

七人旅游團,來自操英語的澳大利亞國。我們握緊行李把手,個個警覺地眼觀四方,步調一致往內羅畢機場外行走。我們打小確立的黑非洲概念根深蒂固,即使已在發達的悉尼城生活幾十年,依然視其為原始部落組合,不一定由英美法殖民掠奪造就,但黑人的能力有限為強國所欺卻非胡扯。非洲,僅為人類文明的起始提供考證依據,令來此一游的理由美其名曰探奇其它洲際已不見蹤影的各種野生動物和以及原始部落的動態,不來走走,是人生的損失。

也實在是爛熟于心的“一白遮百丑”人作祟,在亂哄哄灰撲撲的“百丑”堆里,只有衣著最好辨認,偏偏人人還都穿得差不多。嚴重臉盲中,一位大個兒黑哥們兒“撲”面而來,立刻認定他接到了他要接的旅游團,飛行降地的四女三男,膚色如起沙的柚子皮,人生地不熟的勁頭十足。黑哥兒笑容滿面,露出白牙,自我介紹:“威力”,領著狐疑的七人就往街邊走,街上汽車人流匯成河,八人都停在一顆清靜些的樹冠下,將七人所攜行李又攏了攏,交待注意扒手防止生人穿過圍攏的小圈子等等。威力離開。再后,就開來拉風的草綠色四輪驅動越野車,宣示我們炫酷的行程即將開始。在我們起行李上車前三秒,果然一位奇特瘦小黑哥兒若無其事從我們緊密抱團的人堆中穿行,居然在最核心的行李中停下打量一番,施施然走出圈子。

我剎那深信竊取也源于好奇。

威力真是一個稱職的司機,乃至兼了導游的職。仗著通英語,我們舍去中間環節——旅行社不再派專職導游——跟兼職的威力去行程內的景點,也去行程外順道的景點,全團最不想去的是威力母親的家,最后悔的是若沒去威力母親家的后大悔——我們成功避免。威力,一個曾有三千公頃土地的族長和第三任夫人的大兒子,一個千恩萬謝老父親竭盡所能,讓所有的三十個兒子均受現代教育而飽嘗甜果的肯尼亞中產精英。在肯尼亞不夠發達的經濟現狀中先后擁有汽車推銷員、出租車司機、旅游從業人員等等職稱,作為生母七個孩子中的老大,照看好弟妹,送兩個弟弟去了美國,其中一個定居于彼。對于母親,他說:“媽媽現在愿吃愿哪玩兒缺錢花什么的,我一定幫到底!”對于同父異母的兄長分走大部分田產,又這樣答復:他們是大的,我們最小,應該。我媽媽也是兩位大媽先后去世以后才嫁給父親的,她那時要照料十五個孩子,毫無怨言。威力指著母親家客廳墻上的照片,除了和威力高度掛像的父親——一百歲以后才去世,還有二媽和他自己的親媽,遺憾道:“大媽那會兒就沒拍過照片。”而我們見到的這位富態自信和藹的族長遺孀,全無六十五歲的老態,依然打理家族的農場,率管家、司機、女傭等等,忙里忙外。“田里收獲時,會有很多短工上門求職,媽媽會盡力安排他們工作。我的工作就是度假,陪你們旅客度假,天天度假,我太快活了!這是我最滿意最喜歡的工作!”他對自己七個孩子的要求完全和自己父親一致:必須從小學起就好好讀書;對處于青春萌動期的十七歲女兒的警告:如果戀愛出寶寶,休怪你爹無情——掃地出門,一刀兩斷。

華裔聽眾激動不已,簡直就是華夏盛行幾千年生兒育女加反哺規矩在肯尼亞的延伸和擴展!難怪威力對中國援建的公路鐵道贊不絕口,對中國人只住內羅畢富人區予以充分肯定,對中國老板事先代收他的小費作為工資也委曲認可——后有旅行社人員解說他也嫌工作太累撂過挑子——總之,威力一路為我們盡心服務,在肯尼亞糟糕透頂的公路網絡安全快捷游走,響應著也開著關于他自己和肯尼亞姑娘們的放肆玩笑,額外的東非大峽谷谷底的火山口、大瀑布、淪為貧民窟的意大利人在二戰時修建的防御工事、去超市購買平價的咖啡茶葉等等。我們想,若是另一個司機,若加個導游(印度游,我們才四人,卻令司機和導游寸步不離),若我們言語不通,至少會失去了解普通民眾不同生活的一線時機。因為就在威力母親家附近的幾座土胚房外,若沒有成群結隊的男孩在鐵絲網里張望我們,若看不到土坯房附近一些扎堆的女孩兒,那簡直就是生長灌木和刺槐的動物出沒要地。受粗陋教育吃免費食物,構成鄉野少年的小學生涯,威力的孩子們是不會碰這種帶有管制色彩的公立小學的,他告誡我們不可靠近那些不擁有任何體育設施或器具的好動的孩子們。

只嘆時間太短,以往的見識太短,非洲的人和事,才展現了那么一點點,已足以揪出我所有拙淺學識的尾巴,動搖固有觀念。

二、 湖泊的味道

說好的行程包括了三個湖泊。從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出發,沿A104國道往西依次為納瓦沙湖、埃爾門泰塔湖、納庫魯湖。后兩個湖歸屬著名的東非大裂谷湖泊系統,納瓦沙湖則當仁不讓為該國最大的淡水湖,一說該湖水鹽分不低,卻是人類味覺能夠接受的咸淡,可直接飲用,故而標榜。靠水吃水,圍繞著足有二百六十萬平方公里面積的最大淡水湖泊,就有了納瓦沙城。威力熟練地轉動汽車方向盤載我們穿城而過。和經過的其它城鎮一樣,些微的城味只在一些混凝土磚梁結構的方塊建筑間打塵土中析出,熱鬧的主路兩旁,更多的低矮建筑棚頂著千篇一律銹灰色間雜的鐵皮蓋,豪無美感,卻都擺賣品相欠佳的商品,猶如二手貨,如牛仔褲、童裝、輪胎鞋等等。貨攤前行人的空道,有賣蔬果的,一些籃球大小的包心菜堆積如山,在炙熱的陽光下,已失去鮮綠,蔫不塔塔,而出售它們的婦女則眼巴巴望車輛停下購買,頗令車內客為之難過。

但這一切全是表象。等我們能夠步入湖邊水岸,景象翻了個個兒,所有人流物流造就的喧囂塵埃蕩然無存,只有一望無邊的水域,只有鳥類唿扇著翅膀自由飛翔。盡管它們橢圓身子下除了蕩漾的并不清澈的湖水,還有一樁樁枯死的樹干以各種造型靜靜“玉”立,時刻承接這些飛行的生命著“陸”歇息。而岸邊照列有平坦的綠地,有合金歡樹張開的寬闊樹冠,有歇息的當地人類,更少不了步行覓食的鳥類。在綠地和渾濁湖水交接帶,大片的水葫蘆,它們綠油油的圓葉子讓湖水和陽光洗染如新不沾一塵;而水生植物中,數艘長長的載客小獨舟排列連岸,七游客邊套上橘黃色救生衣,邊迫不及待跨舟里坐定,任由黑亮皮膚的船老大開動馬達,微翹的船頭輕巧指向河馬出沒的渾水面,仿佛深插了離另側陸地很近的一片枯木枝頭,那上面幾乎都立著魚鷹,并無漁翁系了脖子,所以它們不盯水面,只打量我們這一船人類,那片水域,此刻就我們這一船,相機手機忙個不停,也對準它們。船老大黑哥并沒有扔小魚引誘它們表演啄魚絕活,七游客無一人覺察少了個節目,可看的太多,比如,遙遠的水面突然出現一個反光的黑色弧形,黑哥指著喊:“黑炮(Hippo)!”好一陣,眾人才看清那是露出的河馬頂部,著名的耳朵鼓眼朝天鼻孔,估計都首次親眼見,七人歡呼著隨輕舟往那兒沖,希望一睹河馬全部;再比如,未曾領略到完整的被河馬半遮半掩的風采,盛滿綠葉的水岸沼澤又有大型羚羊現身,啃著植物居然不下沉,自我感覺超棒的業余攝影師們咔嚓咔嚓,哪還記得人工化的魚鷹捉魚?又比如,某茂密綠蔭下,一個剛下桿的黑小哥猛不丁水里釣起尺來長的肥鯽魚,魚家伙用力甩尾巴,臨時漁翁拎著看著,不在乎水花四濺,舟問第幾條了,答我剛到。這看似泥漿子渾水,純天然的料兒可真多!當水里水外天上地上,你輕而易舉就見識生物生息的繁茂,枯木濁水更映襯著勃勃生機,人類驅使的種種動物表演是多么可笑,絕對有理由認定那還是對大自然生靈的極大冒犯。

我們腦里揣著納瓦沙湖的活力,又轉往埃爾門泰塔湖,并在湖邊住宿一晚。這是一個怪湖,面積只有十八公里,但為遠近聞名的天然鹽湖,車子才在大峽谷上的公路盤旋,已發現好些麻袋子垛在道旁,和城鎮邊的蔬果堆一樣,看守人也盼著車輛為之而停。威力介紹,人們擺賣的正是埃爾門泰塔湖里淘出的鹽堿。如其湖名之意,方圓數里皆塵土之地,我們從塵土中穿駛至湖邊,眼見湖岸和湖水紋絲不動,近水只忠誠反轉遠岸的山、樹、屋、墻等形色,水中升出帶鹽堿漬痕的大小光禿渾圓的石塊,大些的居然立著同樣于納瓦沙湖的水鳥——魚鷹、鵜鶘等等卻拒絕了在納瓦沙湖氣勢磅礴的水生植物們,令此處無比蕭條。更可憐的是,我們的宿營小區被門衛嚴加看管,在防范不明身份者擅入的同時也限制有身份客的奇思和求證,什么起舞的火烈鳥、彼岸動物出沒的可愛身影等等,全淪為吊死胃口的傳說。

直到第二天我們趕到大裂谷底最引人入勝也最令人生畏的納庫魯湖畔,我太筆拙此湖歷史短暫(始于一九六二年)的神奇繁榮,唯穿鼻入肺的濃烈鳥糞臊氣讓人不得不呼吸后而思慮不已。我的旅伴們正握著相機向沿湖數里地外由刺亮碧波映襯的一道道火烈鳥彩虹猛沖,特別希望有什么動靜驚起霞絮一片,以抓住絢爛閃耀的那一瞬。他們氣喘吁吁,到底也抓拍到一兩只火烈鳥起飛的虹影,但更多的稀罕畫面終因太遠而痛失。我落在老后,被火烈鳥、鵜鶘、魚鷹、蒼鷺、翠鳥、黑鷹等等勉強知悉或更多完全茫然的鳥類以及它們的食物也鐘情的糞便味道——感覺已是多少個世間生物的積淀——攪得不合時宜冒出禽流感之念,得虧鳥們無傷大雅而健康壯大地活著,反來撼動嬌弱人類的神經,促使地球頂端高級動物反省自己的文明進程。納庫魯湖的里里外外沒有納瓦沙湖的綠和濁,又比咸出鹽堿業的埃爾門泰塔湖恬淡,似乎也表明海水在陸地的堅守,照樣養育豐盛連綿的生命。四百五十多種的鳥類動物此起彼伏排泄糞便,讓氣味宣示此地的歸屬。美麗的火烈鳥非常高傲,遠遠避開浮躁的人類,只將自己的華彩融入一片不朽的水域。(待續)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重庆时时是不是骗局 现金网注册送钱88 安徽时时网站 彩票5码是什么 沃尔夫斯堡 现在博彩好做吗 球探体育比分网站 pc28蛋蛋稳赢技巧 pk10免费计划软件手机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