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彩有什么技巧|万达二分彩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連載 > 【澳大利亞史話6】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2)

【澳大利亞史話6】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2)

來源: 作者:平民 時間:2019-02-26 17:28:59 點擊:

2.殖民地奠基人

澳洲建立日雖定于每年1月26日,而總督官方就職日為2月7日。原住民看這“澳洲日”為“入侵日”。史家從“定居置業”(settlement)到“入侵”(invasion)觀念的轉變,反映社會對原住民尊重所應有的抱歉和反思,為共建和諧民族國家繼續努力。

這批船隊新來者,有 775個囚犯(其中女囚犯193),14個囚犯的孩子,443名船員,160個海軍陸戰隊士兵,51個文職官員,27個妻子,19個獨立家庭的孩子,9個總督手下工作人員。共1,498人(有說1,420人,還見1,023)。 2/3囚犯因犯小偷罪判刑。他們平均年齡低于三十歲。史家莫洛尼(Molony)提到最年輕囚犯9歲,偷盜判七年,而最大年齡是一名82歲女囚犯。一年后她吊樹自殺。雖未在史家芒德(Mundle)的《第一船隊》名單里查到,應是后來之事。最早寫第一船隊和安置基地生活的是特瞿(Watkin Tench,1758-1883)。

至此第一船隊開了輸囚犯到澳洲的先例。前后80年,共有681條船,航運1,024次,輸入囚犯累計163,000人。

這首批船人,無論軍人還是囚犯,雖以英格蘭蘇格蘭人為主,還有愛爾蘭、蘇格蘭、海峽群島、威爾士、西印度、馬達加斯加、德國、挪威和北美的黑、白美國人,有猶太教信仰個體。他們各自人種背景成份,早已構成多民族多語言多文化的族群。他們講30種以上方言和本國語言。這構成澳州最早語言遺產。

船隊帶來各類工具牲畜,備足的糧食夠用兩年。

菲利普(Arthur Phillip, 1738-1814)任新南威爾士第一總督,無疑是最早籌建澳洲奠基者。澳洲由此開始了一個漫長的軍事管制時期。

他生于倫敦,參加過七年戰爭 ,退役后做過農場主。其后又被英海軍雇傭,到法國南部海軍基地做間諜工作。1787年受命擔任第一船隊領隊。

總督和他船隊一進入悉尼,便面臨重重困難。饑荒常餓死人。解決溫飽成當務之急。士兵和囚犯到這片貧瘠如沙漠地后,謀生不易,普遍“三缺”:缺糧、缺衣、缺房。帶來似乎足夠的糧食,因途中海上霉變、保管損耗,加上有一艘載貨船觸礁沉沒,眼見不夠吃,只能盼等后續船來補給。

3. 共克時艱

邊種邊收獲的設想看來碰鼻子、不實際。帶來的工具有限,鋤頭、鐵鏟、斧頭,對付不了干硬的土地、雜亂的叢林和和高大的桉樹。帶來的種子不發芽不結果,難免懷疑起荷蘭人故意賣劣質種子牟利。

總督只好一邊派船到南非取貨,一邊找地方分散安置人。雖1788年10月出發,船于1789年5月才返回。大半年帶回來的食物,不夠分。因英國大貨船未到,只好一再限量供應。每周主食嚴格按人頭均分。約一磅咸肉,一磅帶象鼻蟲米糧,一磅陳舊面粉。同時,決定把人口疏散。首批送出183個囚犯,28個兒童,81個海員。把他們安置在一個遠離悉尼1,400公里的諾福克島上。

1790年6月,第二船隊進入后,總算有些解圍。可讓總督感到不安的是,船上千名囚犯,竟有四分之一死于途中。到岸后很快又死去150人。活下來的老弱病殘,不適宜干體力工作。這第二船隊的背運,是所有輸囚船里最悲催的。

第三船隊1791年到來后,饑餓限量問題基本得以解決。若到美國的初民有感恩節,不忘當地印第安人相助,那么澳洲初民也應感恩總督和第三船隊了。

在這兩三年缺糧的特殊時期,對囚犯嚴管,總督加大軍事管制力度。除搞人均配給制,還對偷竊逃竄犯,加大懲罰力度。最早受鞭刑的,不僅是囚犯,還有違法的士兵,他們中有的性騷擾女囚犯,有的拿負鼠換偷盜的酒。

鞭打成為處罰常規。開始就殺雞給猴看。三個囚犯偷了點“奶酪、青豆和咸肉”,立即宣判死刑。兩人暫緩執行,一人當士兵和囚犯面前吊死在樹上。酷刑增加殖民地環境惡劣氛圍。

資源少,餓肚子。民以食為天。這讓本來就是小偷類的不少囚犯,開始重操舊業。而自由民、居留者或原住民,有機會也會偷糧偷牲畜,以糊口偷生。據說最早因盜竊判死刑者中,有一位職業絞刑劊子手。赦免他后讓其首次執行的任務就是絞死同伙。

參與盜竊幾乎是雙方的游戲活動。當士兵和囚犯把偷土著人的舟船器物玩藝,作為一種運動,而土著人則偷食物滿足口腹。原住民沒有私有觀念,對歐洲來客放養的牲畜,看作天然的獵物;種植的瓜果蔬菜,視為老天的恩賜。到后來土著女人也成他們送給白人交換物。

4.與原住民打交道

在這白人、士兵、囚犯、土著女人混合在一起的地方,史家認為,性渴望和情感需求壓倒道德愧疚感。混血兒增多,性梅毒傳染病難以控制。

原住民既沒有土地主人的概念,也沒有先天的土地被外人合理占用的法理。面對有限的水土食物資源,他們顧不上文明法,難免不以對抗沖突來解決。彌漫開來害怕的恐懼、侵占的情緒或簡單的誤解,讓白人置業者見土著便大開殺戒。器物不對等,土著人能偷襲就搶,碰強者自然“三十六計走為先”。

總督臨行前,曾受喬治三世國王囑托,要與當地原住民搞好關系。英國的海外擴張貿易,不希望槍林彈雨解決。況且英國軍隊也沒那么多人到處打仗。歷史學家克拉克(Manning Clark)認為,第一任總督比其后繼總督的作法,要更人道些。這與后來形勢發展快而“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有關。

菲利普到悉尼不久,就看好原住民叫帕拉馬塔(Parramatta)這一帶的肥沃土地。選址建鎮,蓋總督府宅。因見樹有艷麗羽毛鳥(Rosella)而稱“玫瑰山”(Rose Hill)。

總督還把河海邊原住民生活的娛樂地,稱為“勇士灣”(Manly Cove,距今悉尼中心城北部十七公里處)。這應該解讀他基于一種對土著獨特文明的認同。他與當地人有密切聯系,可從兩個故事中見證。

一是“總督中茅槍”。這應是白人定居后,最早傷亡事故之一。部隊尋找淡水,到原住民處做客,求教當地人。當有人拿著茅槍要走進營區,被士兵阻攔,受激怒扔出茅槍,剛好擊中總督的肩臂。

士兵要開槍報復,總督視為偶然事故及時制止。盡管未開這一槍,并未阻止事后與原著民沖突的不斷惡化。當總督打獵場的看守人,為守護園林,槍殺不少原住民后,引起頭領鵬木(Pemulwuy )帶人圍攻。總督下令對其展開圍剿行動。有部隊軍人帶回六個人頭。

殖民地開發悉尼和北部玫瑰山,自然包括清除趕走原住民人口,打擊敢于違令抵抗者。到亨特總督時期,白人與黑人關系在霍斯伯利(Hawkesbury)地區惡化。金總督任期內,用清場和獎勵朗姆酒方式,捉拿逃竄鬧事犯。(下期續)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斗牛看牌抢庄技巧攻略 新时时二星组选技巧 北京pk冠军杀号乘7 上海时时票机破解 彩票倍投倾家荡产 重庆时时彩正不正规 超神pk10计划破解版 火龙果计划软件安卓 11选5任选4稳赚技巧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