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彩有什么技巧|万达二分彩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連載 > 【澳大利亞史話12】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亞史話12】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來源: 作者:平民 時間:2019-04-10 17:43:52 點擊:

25.麥考里時期

1809年,他因替換一位接到任命而剛生病的同僚,陰錯陽差,到新南威爾士當總督。接受干滿八年,便可得到養老金退休的許諾。他實際任期為11年(1810-1821)。他帶上自己的部隊700人,撤換整個“新軍部”,成為殖民地最后一位獨裁軍人。

窮人孩子當家的兩面性,完整體現于其一身。他是傳統的托利黨人,嚴守適當順從原則,對英王和英國教絕對忠誠和信仰。另一方面,他相信凡事人為。敬業能改變命運。他要給所有人機會,如同他本人就是在平等機會下成長的。

基于他要改變這個囚犯流放基地為文明社會的初心,他行駛獨斷權。他把所有人都看作是他的子民,同時是英國王的臣民。無論釋放犯、原囚犯、土著原住民,一視同仁,平等對待。

他立下規定,與土著人每年在帕拉瑪塔有見面會,聯絡感情。曾下令廢鞭打刑罰,盡管他本人也下令過鞭刑,如有三人因踐踏政府領地遭鞭打。為適度戒酒,他把七十五家酒吧減少到二十家。

他最具爭議的做法,開放重用刑釋人員的政策,直接在政府部門內使用有才能技藝的刑釋犯。

麥考里大膽聘任原囚犯外科醫生雷德奮 (Willian Redfern) 為政府法官、原囚犯設計師格林韋(Francis Greenway) 任政府建筑總設計師。他身邊還有改造成功的假釋犯商人洛德 (Simeon Lord) 和桂冠詩人羅賓森(Michael Robinson)。

這個任人不唯親還“唯罪人”的先例,激怒不少自由移民,尤其新州首任大法官本特(Jeffery Bent),完全不能容忍接受原囚犯作為政府律0師的做法。總督這些過激行為,無疑引發那些未受惠顧的貴族集團和自由民的憤怒不滿。

麥考里處處想為澳洲未來建設投資。拿破侖戰爭1815年結束后,大批囚犯又陸續到來,加上退役軍人安置,一時開銷支出大增。這后來竟算他的領導失誤。

為建醫院,他向三位悉尼生意人借貸簽約,允許他們進口45,000加侖朗姆酒。當時這個朗姆醫院,現今的州國會地址,建在麥考里大街。

26.文明社會設計師

麥考里決意要把這塊僅是作為囚犯的安置地,改變為有長遠發展的文明社會殖民地。考慮當時25,000人口,有三分之二是囚犯和原囚犯,如此不計成本,加快建設步伐,難免不了恨其者咬牙切齒,譏諷他是為囚犯搞幸福天堂。

至于不處罰犯同居罪的女囚犯,支持改造好的犯人進入婚姻家庭義務,允許犯人聽祈禱,與土著搞年聚會,這些具體措施,總督有主意,要落實,無非是想讓這些所謂野蠻人感到,這是個可以依賴生存的文明之“家”。

他鼓勵探險,盡管一系列行動中導致14人喪生。他指派埃文斯(George Evans)帶隊,穿越藍山,發現新牧羊草地。河流命名麥考里河。1815年,他來到離悉尼二百公里的麥考里河岸,命名并建立Bathurst 鎮。

他大搞基建,開出三個新鎮liverpool, Windsor, Richmond, 辦學校,建公路480公里,蓋住房,讓閑人不閑,人人從事經濟活動。

政府起初給大牧業主實行分土地和囚犯勞力的“分派制”(assignment system),可不許他們搞單一壟斷。長期以來,殖民地十分之九的人口是囚犯后裔。他們擁有近一半的殖民地財富。

“分派制”狀況在英法戰爭1815年結束后有所改變。英政府一方面有更多財政資助輸送囚犯,強迫勞力移民的16萬囚犯多數自此之后進入澳洲,另一方面鼓勵大量自由移民參與建設。分派制度逐步退出消失。

當新州接受源源不斷的新輸囚犯后,開銷自然增大。麥考里的囚犯基地建設費,比預算高達三倍之多。這過度開銷數據激怒英政府不滿。

英政府既未考慮麥考里的申辯所言,之前沒有什么公共建筑物,也未考慮此時期他們送來人多的實際。僅1814-1821期間,輸送囚犯高達19,000人。他們更不想需要改造環境差(高溫、洪水)的狀況。一切僅看開銷數據,不考慮這些人為和非人為的因素。如此不被上級主管理解,他的日子也到頭了。

總督那些把地分給自由人包括原囚犯,廢除朗姆酒代現金的交易政策,上下都觸犯并得罪利益集團。他被人告罪后,強行被解職。心屬英國教,贊同天主教參與社會的文明建設,離任前,1821年10月29日,他為在海德公園的圣瑪麗教堂奠基。這座地標建筑成為他給澳洲大地留下的永久遺產。

27.贏得身后名

返回倫敦,郁悶寡歡,兩年半后去世。墓碑稱麥考里為“澳洲的驕傲和快樂”,人們再也見不到像他一樣的“老總督”(Old Viceroy)。

英政府委任專員比格,進行調查,為期一年半(1819-1821)寫出報告。這份有些史家稱之“虛假、報復和惡意”的“比格報告”(Bigge Report),基本否定麥考里總督任期要打造自由經商社會的做法。如此兩條路線的重大分歧,有當代史學家分析認為,全因兩人的身份背景不同。比格僅是完成上級的工作使命,而麥考里更關注如何加快改變囚犯流放地的文明現狀。

麥考里用人基于其潛能而不是個人的過去身份地位,開澳洲不問高低貴賤風氣之先,破英國等級制的門檻。他強調這不是一個只有囚犯才能來的地方。“這塊大地,孩子們,是我們生長的地方”(The Land,Boys, We live in)。其眼光境界,高下自見。

現代澳洲人不僅僅因為他任期內支持采用“澳大利亞”這個官方名(1817)而稱其“澳大利亞之父”,也不因其犯官方報告一面之詞錯誤而忽視其豐功偉業。反而,他不是將功補過,而是“將過成功”,比任何總督有更多值得敬仰的榮耀。1963年,悉尼的第三所大學以其名命名。澳洲英語權威詞典也在其名之下。澳洲山川河流不舍晝夜,流傳這位在澳洲民族主義者英名里最早的愛國設計師。

接替麥考里的布里斯本總督(Thomas M. Brisbane,1773-1860),為期四年 (1821-1825)。作為退役高級軍官,這個職位應是他主動爭取的。因為在其蘇格蘭家鄉,他一直有興趣觀測天文。他在悉尼帕拉瑪塔建有天文臺,出版天文學報告。離任后把天文儀器和科學圖書捐給澳洲。

一般看法,其在澳洲執政期間所為,可用一“懶”字來概括。這顯然是比較后的平庸作為。其前任如軍人布萊、麥考里個個強勢,獨斷專行,此時也該有個溫和派的文職官,來平息一度緊張壓抑的氣氛。

其“懶”還有根本原因。倫敦考慮過這樣棘手問題很久了。囚犯地是繼續用獨裁的軍事高壓管制方式,還是讓本地人用民主投票建立自治政府。若少數服從多數,投票豈不很容易讓囚犯當選并行使管理權。經濟史家認為,自1821年后,澳洲“囚犯經濟”向一個混合的殖民地經濟過渡。過渡期要循序漸進。

28.布里斯本總督

麥卡里總督時期,大膽信用本地人,原囚犯,支持本土化,已為澳洲人管澳洲人奠下基礎。盡管倫敦一直不放心,還是樂意接受既成事實。

在布里斯本總督支持下,經倫敦批準,1823年新南威爾士市政廳立法會正式建立。任命六位立法議員,建立高等法院,向總督負責。1824年,高等法院引進陪審團制度。這些標志總督自身的行政權力的結束。

此后直到澳洲聯邦之前,新南威爾士總督與州立法會共同管理澳洲事務。總督的權限也不同以往,靠立法而非簡單軍人命令。其職位隨立法會擴大,漸成皇家權力的一個象征。

各州立法會建立有先來后到,不統一,例如西澳建立較遲(1870)。布里斯本總督還實施出版自由法,與英國政治傳統保持一致。

雖“無為而治”,布里斯班總督,還是努力推進土地勘探,對其后推行的“土改法規”(指The 1931 Ripan Regulations)有所貢獻。這個“土改法”一改從前土地配給,而采用拍賣方式購買土地。制定土地最低價為一英畝五先令。其后調整為12先令(1839)、一英鎊(1842年)。所得錢款用于資助移民勞工和政府服務人員。

這是早年“用地用人”的新發展。從“以地留住人”(分地)到“以地吸引人”(賣地),給新投資者和新移民發展致富機會。由于新南威爾士和塔斯曼尼亞開發的土地,早已分配完,“賣地”工作主要在維多利亞、南澳和昆士蘭執行。

1824年,“澳大利亞農業公司”獲到亨特谷上百萬畝良地。他們370個股東里,有倫敦社會和銀行的大富豪。這是麥卡斯一個在倫敦做律師的兒子提議促成的,顯示“黃蛇”的力量。其父曾被敵對手稱為黃蛇。

同年探險家休謨(Hamilton Hume,1797-1873),一個本地生人,與霍維爾(William Hovell,1786-1873),一個1813年從英國來的移民,他們一起從新南威爾士南部出發,探險進入維多利亞的吉隆。

休謨發現澳洲最長河以其名來命名,后被改名墨里河。他們的早期探險發現,顯然被后來那些更官方職業或更有話語權張揚者取而代之。休謨現有條悉尼和墨爾本之間高速公路來銘記他。

29.第二囚犯基地

布里斯班總督,下令在悉尼之后開辟第二個囚犯基地。主要關押嚴懲重犯罪者。囚犯雖多是小偷犯,也常見屢教不改。前后設置四個點紐卡索(1804)、麥考里港(1821)、莫爾頓灣(1824)和諾福克島(1825)。

探險家奧克斯利(John Oxley)帶隊進入莫爾頓灣(Moreton Bay),發現一條河,便以總督的名命名為布里斯本河。1824年,囚犯基地先在雷德克利夫(Redcliffe)建立。1829年,遷移到布里斯本,與此同年,珀斯建立一個自由民的定居地。布里斯本大約有1,000囚犯。到1939年,僅余留107人。1842年,開放為自由民置業地。 1859年,昆士蘭建立,從新南威爾士分離,布里斯本成為昆士蘭州的首府。

達令總督(Ralph Darling,1775-1858),為期六年(1825-1831)。現今悉尼達令港,是個氣氛活躍受人歡迎的熱鬧地方,而達令本人卻死板嚴厲,冷酷專橫。

似乎不滿其前任的“無為而治”,他敢于冒進,進行一系列廣泛改革,包括控制雇用政府公務員、銀行、土地分配和囚犯勞工。這些砍削經費、限制規矩的做法并不太受大眾歡迎。他是保守的托利黨人,軍人少將。這些背景,讓其并不同情殖民地者要求增加憲政自主權。在他看來,這里就是處罰地而非社會公民殖民地。

1825年,英國下令重開曾關閉的諾福克島。達令總督支持下屬,把其打造成一個“活地獄”,嚴處重刑犯,令人膽戰心驚。他在處理兩位士兵蘇德斯和湯普森(Sudds-Thompson) 問題及由此而引來的爭議問題上,凸顯軍人作風的蠻橫。

在1826年,有兩位屬57軍團 的士兵,因為不愿繼續當兵,便故意搞偷竊,借違反紀律來達到離隊的目的。他們犯法,被捕后開除軍籍。明知這是故意犯法,為禁止這類曲線退伍的行為,總督特意殺雞給猴看,嚴判他們七年,并帶腳鏈出外勞動。不料,蘇德斯五天后死去。消息傳開,公眾憤怒,譴責總督暴君殘酷。不平自有民議。《澳大利亞報》(1824-1848)合辦人溫特沃斯( William Charles Wentworth, 1790 -1872) 和霍爾(Edward Smith Hall,1786-1860) 發表幾篇社評猛烈抨擊,甚至要總督為其死負全責。

30.霸道總督

惹怒的總督下令控制出版言論,并以誹謗罪反告。判霍爾坐牢。事件沸沸揚揚。無奈法官支持出版自由。事后總督接受立法議會專門委員會調查,雖免除其責任,可也留給公眾一個霸道總督形象。

他自認到澳洲倒霉,也可從其自敘中做實。曾言早知上岸有此倒霉事纏身,不如先沉入海底,比禪師說“早知今日事,悔不慎當初”更想滅跡絕蹤。

1828年,悉尼舉行第一次人口普查。男女比例嚴重失調。這個333比100狀況,持續到1830年末。英國送來的女性要說最好是難以管制,最糟是洶酒悍婦。愛爾蘭女性雖有較好舉止,可多數英國國教者不愿娶天主教徒,盡管英國1829年廢除了愛爾蘭天主教徒不能任公職的歧視法。這次普查,麥卡斯成為澳洲首富,有超過兩萬只羊。

1830年,達令頒布《叢林幫法》。起因于逃亡犯頻頻作案。多諾霍與其他三人于1828年3月在公路搶劫作案被捉。判決入獄后逃亡,組織叢林幫,并得到至少三十個農場主庇護。終于1830被擊斃。

“叢林幫法”生效后,有十人隨即受到處罰。 其中有一個因偷衣服判罪囚犯恩特維斯爾( William Entwhistle),1827年被送來悉尼。因不滿無辜被法官判打五十鞭,唆使囚犯伸張正義。其犯罪團伙有20 到184人不等。1830年10月,他的一些合伙人被圍剿。活捉者不到一個月,根據這個嚴打法立即判死刑。他的叢林幫以穿戴愛爾蘭起義者為標志,無疑增加了當時那些非理性而害怕愛爾蘭人的情緒。

新南威爾士殖民地自建立后,本地土生一代漸已成長,自然成為社會成員和新生力量。社會階層開始變得越來越復雜,不再是最初貴族土地主或單純士兵與囚犯的三類人群體。

輸送來的“囚犯”,并非后人想當然一輩子入獄坐牢者。他們多數人非重罪犯,如查看第一船隊千余人名單,除判七年外(包括不少死刑減免者),僅有25人判14年,39人判99年(死刑)。這些輕判囚犯一到來,便在開墾荒地的建設中,很快就成為假釋工、農場工、自由工。身份轉變后,進而得到分配土地,勤奮努力,很快成為農場主、大地主、大商人。那些實有必要關押的重罪犯或頑固鬧事者,被送到遠處新建囚犯基地或隔絕的海島上。(待續)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36选7开奖结果2019079 江苏七位数和值走势图 北京时时平台推荐 七星体育彩票走势图 家财网推荐号 双色球开奖结果图 今天p62的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多久开一期 时时乐单选走势图 贵州11选5高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