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彩有什么技巧|万达二分彩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大洋廣場 > 飛鳥過河思老窩——《澳洲詩情》序

飛鳥過河思老窩——《澳洲詩情》序

來源: 作者:陳洪法 時間:2019-04-02 17:57:55 點擊:

我很早就聽說書法家朱毅文先生的大名,但第一次見面還是通過潘頌德先生的介紹。不久蒙他惠贈他先前精心創作的詩集,由此與他由相識而相知、相交。人生就像不斷飛翔的海燕,每闖一個山坡,每過一個港灣,都會留下他的聲音。而我們每一個人,每過一個驛站,每走一段路,都會留下自己的足跡。朱毅文先生就是這樣的,他那些精彩絕倫的書法,那些賞心悅目的詩歌,就是他前進道路上留下的足印。

毛筆字和詩歌是朱先生人生中的兩大特長,這是朱先生長期刻苦鉆研和辛勤努力的結果。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確實不易,這是千百萬人都無法達到的高度、廣度和深度,就像爬山一樣,他已經爬到了山頂,又攀上一棵青松的頂,這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從小和漢字結緣,進而幾十年如一日地在書法藝苑里辛勤探索和磨煉。他那像飛鳥一樣的文字,曲曲彎彎地越過母親河,沖上了光明頂,該需要何等的勇氣和能量!他定居澳洲后,未忘老祖宗的遺訓,既寫毛筆字,又寫格律詩詞,還寫現代新詩,他的人生過得精彩。我認為,他本人就是一本書,就是一個傳奇,值得學習,值得研究。《澳洲詩情》是他出的第二本書,我仔細看了一下,在這本書里面,包含著濃厚的懷鄉情結,說明他熱愛祖國,熱愛家鄉,熱愛家鄉的山水蟲草,就像一根遙控的紅絲線,一頭拴在祖國的家鄉,一頭系在詩人的身上不斷地扯動,從中可以清楚地體會到,朱先生的感情從來沒有離開過祖國這個根,也不可能離開這個根。

今年,朱毅文先生把他移民澳洲五年多的所見所聞,一千八百多天所走過的異國山山水水,淋漓盡致地用現代新詩的形式表達出來。這本名為《澳洲詩情》的詩集,是朱毅文先生用辛勤的汗水凝煉成的,是用大量的時間熬出來的,是用畢生的心血提煉出來的。我深深地被他的大作感動,我也非常樂意為他這本《澳洲詩情》寫序。

《澳洲詩情》是朱先生走出國門移居澳洲后創作的,書中第一首詩,詩人寫道:"浦東機場的時尚,時時引起我背井離鄉的苦衷”,然后詩人筆鋒一轉,又寫道:“在國內老外是上等人,/國人恭敬地伺候著他們。/今天在國外老外卻客氣地伺候我”。詩人隨著地域的變換,人際關系也隨之互轉,他從傷感轉化成受人尊重,這是詩人朱先生特有的一種體驗和感覺,我極為佩服朱先生這種愛憎分明、即興發揮的靈活思路。

《澳洲詩情》給人一股奮發向上的力量,使你不知不覺地融入了他詩意的浪潮,感悟到詩人的每一詩句都系上你的脈搏在共同跳動。每一首詩都是一個故事,一個音符,一個傳奇,就像錄在你心坎上的意境。通過他的詩,使我們對澳洲的山水,澳洲的風土人情,澳洲的人與事有了深層次的了解和熟悉,更對朱毅文的內心世界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和認識。那些充滿詩情畫意的句子,把廣大讀者的心緊緊地帶到澳洲,比如《圣可德的海灣》寫道,“海灣停放無數艘游艇,/一片光禿禿,密密麻麻的桅桿,/就像落光了的樹葉,/只剩下枯干了的樹林”。說明他定居墨爾本后,覺得自己在異國他鄉的生活淡而無味,猶如脫葉的枯干,在朱先生的字里行間,暗暗感覺到,他流露出的思想感情起伏不息,有些淡淡的失落情感,他仿佛像被遺棄在荒野里的孩子,到處尋找母親的身影,尋找屬于自己的心靈慰藉。又如《秋天的傍晚》寫道:“飛云暗淡,令人凄然!/臨水登山之悲戚,/猶如當年宋玉,/倦聽這潺潺流水,/衰草敗葉中秋蟲的慘鳴,/怎能不使我滿懷思鄉的凄楚”。詩人這種愛國主義感情,把思戀故鄉的情感,表達得淋漓盡致,他的詩句,他的流淌的感情,如揚子江,洶涌澎湃,一瀉千里而不可收拾,使人回味無窮。正所謂“身在澳洲心在華”,充分說明詩人和其他華人移民同胞一樣,雖然移居海外,但他們仍然深愛自己的國家,深愛自己家鄉的山山水水。

我覺得朱毅文先生的詩是他根基于傳統古詩文化而哺育成的,雖然有些散文化的感覺,但卻語言流暢,感情真實,別有一番滋味溢出心胸。他對文化和文學藝術的運用理解,也大大地超越了普通移民的深度與廣度,他的特長,他的刻苦,他的思想,不但實現了對祖國文化的深層次挖掘和傳承,更是跨國度的宣揚。當然朱先生在寫詩的語言技巧上,仍需進一步提高,也許比國內的著名詩人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相信,在寫詩和毛筆的雙冠藝術上,國內外大多數著名詩人在他面前也許望塵莫及。

此刻是深夜,外面一片靜悄悄,連針落大地的聲音也聽得見,但我的腦海里卻雷鳴電閃。我應命為朱毅文先生的《澳洲詩情》寫序,我毫無倦意和疲態,我很感動,思路始終圍繞著朱先生的《澳洲詩情》起伏不息,我己經理解,并完全知道朱先生那些漂亮的毛筆字、那些讀來順口的古今新舊詩詞是怎么來的,因為我讀過俄國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一書。在已過去的歲月里,在已逝去五千多年的歷史長河里,對中國人來說,詩歌是美麗佳肴,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是人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朱先生那些詩,全是針對時弊、回憶往事、揭露黑暗、發揚光明、向往未來,是山水的論述,是感情的升華,是意境的拓展。從詩中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性格開朗的樂天派,他是一個光明了磊落的漢子,同時也是個有思想的書法教育家。讀了他的詩,給你有渾身使不完的勁,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推動、在萌生、在爆發。他不斷地給人以啟示,事業過程中的激勵,遇事挫折后的安撫。為此,人們往往在茶前飯后,工作之余盡情地享受,甚至在疲憊之中不惜抽出寶貴的時間,不遺余力地當座右銘來拜讀。可喜可賀,他的作品實屬更加珍貴。珍貴的理由是什么呢?朱先生已經移居海外,他完全可以不必弘揚中國文化,可是他還是用《澳洲詩情》兼濟天下,這使我想起了自己最近寫的一句詩:“飛鳥過河思舊窩”。讀了《澳洲詩情》,朱先生讓人相信,游子無論走得多遠,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家鄉容貌,永遠不會不聽母親的召喚,只要祖國一聲呼喚,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回來,這是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因為朱毅文先生在《澳洲詩情》的詩篇里,已經充分體現了他的思鄉情緒和愛國主義精神。

2018年11月20日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信博彩票平台倒闭了吗 双色球复式投注计算及中奖查洵表 pk10大了就输小了就赢 一分快3稳赚公式 扑克赌博三公技巧大全 e球彩复投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莆田三公游戏下载 飞艇七码雪球计划开奖网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