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彩有什么技巧|万达二分彩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大洋廣場 > 金錢對政治的侵蝕

金錢對政治的侵蝕

來源: 作者:非智 時間:2019-04-02 18:00:05 點擊:

一國黨領袖Pauline Hanson(韓申)今天又出現在澳洲媒體的頭版上,這次不是什么風光之事,也沒有她歷來搞噱頭講些反對穆斯林或亞洲移民的話,這次,她是出來為自己的黨所發生的丑事辯護,可以預計,這次的丑事將可能斷送這位草根出身的女參議員及她的黨的政治生命。 半島電視臺記者臥底調查,發現一國黨的兩位重量級人物到美國游說有影響勢力的美國槍會,要槍會拿出一千萬美元,以便他們可以搞定澳洲政治,確切地說搞定澳洲禁槍法,也就是說,可以搞定澳洲議會通過廢除禁槍法。 一段流傳出來的視頻顯示,在同美國槍會的代表商討時,一國黨的昆士蘭參議院議員候選人Steve Dickson說:“ 我們需要一千萬元。” 

槍會代表中的一個聽后叫了起來:“哇,媽的一千萬?那是不可能。我告訴你,我能夠簽發支票的話,我也只能給你一百元。” 這是個很可笑的場景,一個澳洲黨的代表,跑到美國,經過中間人介紹,以為遇到了美國槍會的大金主,一開口就要一千萬,結果卻碰了一鼻子灰。 且不論這個美國槍會代表是個什么樣人物,(從他回答口氣可見,只是一個基層代表。)我們要說的是在西方政治體制中,以錢說話的現象是顯然存在的。雖然,表面上需要選民最后投票選出議員,但是,不管在議員選舉或議會投票,需要的是金錢來做宣傳,來做廣告,來買通選民及其它議員。如果確實這次一國黨的代表遇見了美國槍會真正有實力的代表,而且對方表示愿意拿出一千萬讓一國黨在澳洲選民及議員中做游說,不得不說,澳洲的禁槍法可能被動搖,對槍支的管制就會寬松,那么,發生在Port Arthur 的槍擊案可能再發生,那次的槍擊,無辜的民眾死了30人。 向美國槍會要錢,是一國黨所做所為導致的丑聞,不僅令一國黨名譽掃地,同時也暴露出金錢對政治的侵蝕性和掌控性。

政治的成功,需要的是金錢。在當今這個金錢為主的資本世界里,政治早已淪為金錢的附庸,而至于文化藝術音樂體育,還有哲學倫理,早已是仰金錢之鼻息,淪為婢女走卒了,沒有金錢,什么文化藝術等都難以成功。一些組織機構,協會部門,公司企業及富翁大佬,在政治上的金錢投入,是遠遠高于在其它領域的投入。 政治上的獻金,其實就是企圖對政治的掌控,那些拿出最多錢的金主,往往最后獲得政治最大利益。美國槍會勢大財粗,在美國社會極有影響力。不管美國每年槍擊事件發生多少,被槍擊受傷人員怎樣增加,美國的禁槍法律就是無法通過。當然,很多人會來爭論,禁槍是美國憲法所不允許的,美國人民擁有槍支是表明美國人最大的自由。而且, 還有人會說,美國人民擁有槍支是為了對抗政府的,只有全民皆兵,美國政府才不敢欺負百姓。是的,這些都是我們所知道的道理,也可以說是事實。但是,同樣是民主政體的澳洲在禁槍之后,槍擊案和被槍擊的人數明顯下降,許多無辜的生命免去死亡,況且,澳洲禁槍后,也沒見得澳洲政府欺壓了澳洲人民,也沒見得澳洲人民少持槍就少了自由。可以說,美國政府沒有禁槍,是同美國槍會具有巨大影響有關。一國黨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跑到美國要求美國槍會的金錢支持,目的就是為了能利用金錢的力量被選為議員,然后來推動反禁槍法。 民主體制,議員是民眾選出來代表民眾的。議員來自民間而不是由政府任命,這是民主體制的最大成功。但是,當法律議案在議會由于議員的僅僅一票之差而被通過或被否決,我就覺得民主在這方面已缺少約束。代表民眾的議員常會由于私利對立法投票,在這種情況下,選民是無法給予反對或阻止的。這次一國黨如果獲得美國槍會一千萬的美元支持,并成功使得多名黨員當上議員,那么,在黨或個人私利的指導下,在禁槍等多種法案上他們就會投反對票,就會整個影響澳洲的政治。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民主是偉大的,但在偉大的背后,也有著其不偉大的一面。

一個受教育不多,原是炸薯條和魚片店的小老板,由于能大膽地講些出格的話,就為一部分選民所追從,然后被選為議員,再然后被一些政客所用,創立了一個黨,然后,就以黨組織的形式派出幾個代表,在政治上搗騰,而且竟然就有了機會被選入議會。固然,這一方面是由于民眾對于主流大黨已失去信心,比如對工黨和自由黨失去信心,因此轉而支持那些剛冒出來的小黨;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澳洲人對政治的缺乏熱心和明辨力。從沒有過戰火的澳洲這片樂土,人人安居樂業,政客們愛怎么搞就怎么搞,只要不太大影響個人及家庭生活,哪一個黨執政,民眾似乎沒有太大關心,有關心的多是華人。可以說,在澳洲各種族群中,最關心政治的非大陸華人莫屬,當然,他們關心最多的是遠在地球那端的中國大陸的政治,而且熱衷的是官場的內斗演義。除了媒體動不動會出來揭露政治內幕,調侃政客以贏得讀者,澳洲的政治真的還不如澳洲的橄欖球更吸引民眾,那也就是為什么到目前為止,澳洲還沒有出現過所謂的偉大的政治家之故。 Pauline Hanson 和Steve Dickson之類的政客,充其量不過是澳洲政治上充滿戲劇性的滑稽政客。他們無視事實,信口開河,用夸張恐懼的語言嚇唬民眾,雖然,有時他們也會達到一定效果,讓那些原本就沒有政治主張或者思維過激的民眾跟著跑,但最后,我相信,即便是不太熱心政治的澳洲選民,在發現他們的丑陋行為后,一定會選擇拋棄他們。 事實上,Pauline Hanson,曾由于缺乏寬容及過激的行為和言論,被民眾在前幾次的大選中拋棄過。雖僥幸上一次大選得勝,不過,在這次的5月份將到來的選舉日,由于她的黨跑到美國所做的可笑可鄙的行為,她有可能會再次被民眾拋棄。 當然,她的落選,也是我所希望的。 2019年3月29日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2018年管家婆今期开奖 15选5专家推荐号码 广东时时官网开奖 360时时走势图 体育彩票31选7的走势图 新疆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广东福彩21选1走势图 福彩3d彩吧论坛 pk赛车七码选号方法 重庆时时五星历史遗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