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彩有什么技巧|万达二分彩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大洋廣場 > 人與人講道理難于上青天

人與人講道理難于上青天

來源: 作者:呂嘉健 時間:2019-04-10 17:10:05 點擊:

人類是一種會講述理由,而不能理智思考的動物。

—— 漢密爾頓人性法則,《彼得原理》

1.每個人“看到”的事、理是不一樣的

剛剛熱播結束的家庭倫理劇《都挺好》,有這樣一個情節:

蘇明玉在眾誠公司擔任江南分公司總經理。總公司內部派系斗爭趨于白熱化,分裂派孫副總等趁蒙總重病(蒙總設的一個局)之時,要進行財務審計,借此尋找各分公司和各部門的問題,制造混亂,瓜分天下。蘇明玉是蒙總的徒弟和忠誠者,為了阻止這場陰謀的審計行動,她不得不站出來揭示一個事實:正誠審計事務所派來的審計組之負責人朱麗是自己的二嫂。基于審計關系嫌疑法規,此次審計無效,須重新尋找審計方。

蘇明玉這個行動導致朱麗受到上級申斥并停職,面臨失業。朱麗失魂落魄,回去對老公蘇明成和父母訴說道:“在審計會上,蘇明玉捅了我一刀!”

蘇明成怒不可遏,去到蘇明玉家暴打了明玉一頓,致其全身重傷和骨裂。蘇明玉報警,蘇明成被拘留。

對上述事件,各方站在自己立場上暴露了各自的認知無意識(道理):

朱麗這次得到上司重用,擔任大型項目的負責人,卻意想不到小姑子的舉報壞了自己的前程,甚至面臨失業。基于中國人的人情觀,她認為明玉故意要陷害自己,以向其二哥蘇明成報復。蘇明成一直以來總是向她宣稱明玉心腸歹毒,對他懷恨在心。所以朱麗對丈夫陳述的“事理”就是:她捅了我一刀。

蘇明成的道理就是他灌輸給朱麗的說法:媽在世的時候就說過:明玉就是一個心如蛇蝎、歹毒的女人,她的心比誰都狠,她是一個壞女人!

他們的父親蘇大強和大哥蘇明哲說的是同樣的意思:他們兩兄妹從來就是打打鬧鬧長大的,這一次還是打鬧而已。

蘇明玉為什么要報案?因為她親身感受到蘇明成對她惡狠狠的毒打,這是帶著憎恨和仇恨感情往死里打的暴力發泄。

從小到大他們之間不是打打鬧鬧,而是明成仗勢欺人。蘇明成仗著母親趙美蘭對他的溺愛和偏心,逼著明玉為他服務,肆無忌憚地剝奪欺詐明玉的生活資源,明玉不服和反抗,他就動手打人,每次母親都是責罵明玉,逼著明玉為明成做事。母親總是宣稱明玉心腸歹毒,是個狠女人。來自母親的惡意定論完全影響了蘇明成對妹妹的認知。母親去世后,明玉督促父親展示賬本,顯示明成揮霍了家里二十萬元多,于是朱麗逼著明成每月給家里還賬,因此明成對明玉的憎恨更深一層,更堅信明玉對他妒忌、對母親不滿、對蘇家叛逆,仗著自己有錢而蔑視自己。

蘇明成被警方拘留,除了大嫂吳非理解明玉外,蘇家父親、大哥、朱麗和朱麗父母都認為兄妹打架,不應訴諸法律。大家認為:明玉讓自己的哥哥去坐牢,做得太狠了。他們都看不到明成對明玉暴打時的兇狠和殘暴,只看到明玉和家人打官司的無情。

在各方壓力下,蘇明玉放棄訴訟,要求明成照著她擬的懺悔書宣讀,錄下視頻。蘇明玉讓師父蒙董事長替朱麗說情,保留了朱麗的工作,讓她升了職。朱麗知道了真相,明白明玉并非報復她,更不是心腸歹毒的人。但明成的看法卻是:她是在一個一個的拉攏,孤立我,這是一個圈套!這是另一種報復的手段,她就是心腸歹毒、狠辣的壞女人!

對同一件事的看法分歧如此懸殊,當事人和旁觀者之間的區別是一個因素。但旁觀者多數缺乏旁觀的清醒頭腦和認真關懷的心性,不要輕易相信“旁觀者清”的道理。父親和大哥是足夠自私和糊涂的,他們長期對身邊親人發生的事情置若罔聞,連共同生活背景的本質都無法看清楚。

大嫂吳非對丈夫和明成的評價甚為準確:

“你們家三個男人加起來也比不上一個明玉!你就是糊涂,什么都不明白!明成就是一個始終沒有斷奶的媽寶男!”

20世紀90年代,哈佛大學心理學家克里斯托弗?查布里斯和丹尼爾?西蒙斯做過一個實驗:讓兩組女生互相傳接籃球,一組穿黑色T恤衫,一組穿白色T恤衫,把整個過程拍了視頻。在視頻中間發生了奇怪的事情:一名裝扮成大猩猩的學生走到運動場中間,猛拍自己的胸脯,然后溜之大吉。讓參加實驗的人觀看錄像,要求他們看著視頻數出穿白色T恤衫的女生接了多少次球。

之后詢問參加實驗者是否看到有大猩猩出現在球場,結果有一半人驚訝地搖頭:什么大猩猩?根本沒有大猩猩!

這就是心理學上最著名的實驗之一:“看不見的大猩猩”,它驗證了“注意力錯覺”:我們認為沒有錯過任何在視野范圍之內發生的事情,但實際上我們只看到了自身所關注的部分,而我們沒有關注的內容可能就在我們眼皮底下溜走了。

所以我們不要輕言“旁觀者清”,旁觀者往往是懵懵懂懂糊里糊涂的,他們只看到他們所想看的。有心的、善于觀察和事事留心的旁觀者才是可以講道理的對象。

2.我們的大腦只制造屬于自己的道理

人無論是自己和自己講道理還是與別人講道理,都涉及兩個最重要的心智因素:一個是道義信念,一個是理由解釋。理由解釋主要是因果關系的分析和尋找事實依據的理由。

上述兩個心智因素一個不可溝通,一個靠不住。

其一,道不同不相為謀,立場決定信念,道義都是習得和被洗腦建構的;道義總是帶著強烈的自以為是的正義感覺和自我高尚化的感情。世間沒有平臺讓不同國家、不同意識形態、不同宗教和不同文化的族群講一個共同的道義。說到信仰無可爭辯。

其二,人們平常獲得因果關系的方式絕大多數都不靠譜,不同的人所解釋的理由人殊理異,往往無法溝通。這個下文再說。

哈佛大學心理學家大衛?帕金斯曾致力于研究如何改善人們的思考推理,他指出:

“一般人都采用‘先選定自己的立場,再來找支持自己立場的證據’的思考方式。如此便足以證明自己的立場是“有道理的”,之后所有思考便戛然而止。”

而立場是怎么來的?

在我們的頭腦中隱藏著一些假設、偏好和偏見,它們決定我們如何看待現實,留意什么事實和怎樣判斷它們的重要性和價值。(塞繆爾?亨廷頓《文明的沖突》)

人們對待道理的心態是一樣的:每個人都只關注對自己有利的道理,而不會關心其他道理。

因此,我們的權益沖突者或對手,在這樣互相只獲得自我所想要看到的事理背景下,互相想對對方把道理講通,那真是難于上青天。首先對事實的認知就已經人言人殊。

人們講道理是指循公理而尋求獲得共識與分別是非。要獲得共識,雙方都需要妥協而放棄自己的一些觀點信念;分別是非涉及到誰對誰錯,偏偏人們之間的殘酷斗爭至少有一半的性質是“氣概之爭”,為了“獲得承認”和“好勝的意氣”。這是尊嚴和面子問題。要承認對方是正確的而我是錯誤的,打死TA也不能接受。因此潛意識里只會不斷堅信我是對的。

在這樣的前提下,人們所謂的“循公理”不過是各人眼中和心中的“自我認定的公理”,或叫做“自定義公理”。人們總是將自我的利益、偏好理解為公理。

本來世間的很多公理互相之間并不和諧兼容,每一種公理都有它自身的對頭公理。即二律背反。

之所以人與人沒法講道理,就是因為人們或者將公理歪曲,或者在悖論的公理之間較量,更多的時候連公理都懶得用,TA只堅持我相信的自定義公理。“公說公理,婆說婆理”,道理系統無法溝通。

《都挺好》里面,蘇明成享受著母親的溺愛偏心待遇,他所說的孝順和愛就是順從母親,母親說的一定是正確的,要他承認母親的錯誤,不但他沒有這樣的認知能力,而出于私心,他不可能犧牲自我權益,有稍微公正一點的立場。

還在大學二年級的明玉,聽到父親說母親又賣了一間房,給明成結婚用,于是回家與母親論理:

為什么賣了家里的房子不跟我商量?大哥去美國讀書的時候賣了我住的房,現在明成結婚又把另外一間房賣掉。我高考要買一本參考資料你說沒有錢,明成去旅游你就給了2千塊。我要考清華你不準考,只讓我上免費的師范,明成考大學不到分數線,你花錢找關系讓他上了二本。從小吃早餐大哥和明成可以吃雞蛋火腿,我就天天吃泡飯。明成在家從來不做家務,我卻要做掃地、洗碗、洗衣服這些家務。我要高考,明成放假回家,卻要我幫他洗衣服!這是為什么!

母親答道:你是女孩,我們只負責養你到18歲,以后你要嫁人,你不是蘇家的人,蘇家的事跟你沒有關系!我們將來也不要你養老。

這就是趙美蘭秉持且堅信的“重男輕女”的道理信念與蘇明玉秉持的“公平公正的父母之愛”之道理沖突。

其實,趙美蘭最看重的實際是“我在蘇家的絕對權威”,這更是她所堅信的道理。蘇大強被她管得服服貼貼,稍不如其意就要下跪,被打耳光,聽到她的聲音都要發顫,一聽到她怒罵或責打明玉,他就往廁所里躲。他后來對大兒子說:“你媽根本就沒拿我當人。”趙美蘭就是家里的女王,但偏偏明玉天生也是好強不屈的女子,不但和二哥對抗,而且敢于和母親抗爭。明玉18歲離家出走獨立謀生,不再用家里一分資源,趙美蘭還要給明玉加上歹毒、狠辣和壞女人的罪名。趙美蘭有她自我信念的道理。

心理學家指出:我們并不是針對別人的行為來做出反應,而是依據自己心中認為的別人的行為來做出反應。(喬納森?海特)

3.人們以“偽因果關系”的理由來說理

心理學的研究成果揭示了,人們只善于編造理由,但人們的理由都是帶著強烈主觀色彩的“偽因果關系”的道理:

心理學家邁克爾?加扎尼加研究人的兩個大腦之關系后,得出這樣的結論:左腦的語言中樞是大腦的“詮釋模塊”,它的作用是針對自我所做的一切,馬上做出評論,即使他根本無從得知“自我行為”的真正原因或動機,也還是會作出反應。總之,左腦的語言中樞非常擅于編出各種解釋,但卻不知道行為背后真正的原因。

我們的大腦有三種突出的功能:

1.記憶受教育的教條,它們一部分會成為自己的信念;

2.以進化發展出來的直覺反應系統來處理經驗熟悉的行為;

3.用左腦的“詮釋模塊”對自己的行為編造理由。

所以我們反應很發達,我們善于找到理由為自己說理,我們的信念只是公共教育、傳統社會習得和經驗敎訓融合下的復雜產物。但我們一般不會耽于系統和周密的思考,尤其不喜歡思考道理。

我們只在很少情況下才有清晰的思路。世界是復雜的,我們的大腦要思考很多內容才能理解世界的某一方面。(羅爾夫?多貝爾《明智行動的藝術》)

思考是一種相當費神的控制化處理過程。高度專注于唯一的目標,冷靜、耐心、執著。一切得按步驟來,要嚴格確認事實因素,甚至需要運用數學分析工具來認知無數細節,還要證偽。它很快會耗掉你的能量,使你的大腦精疲力盡,自動自覺地跟著感覺走。只要你有意識、有邏輯、按程序和高度精確地分析復雜的問題,僅僅是幾分鐘,你就會在內心產生抵觸和紊亂的情緒,你寧愿放任給自動化直覺系統來做出自然的反應。除非你是一個受過很好的專業訓練的、現在又同時在處理你熟悉的慣例程式的項目,而且沒有進入壓力狀況,也沒有復雜情境的糾結,你才可以按部就班地做著常規的控制行為。其實這時候也是自動化系統和控制化系統在互相配合工作而已。

這個世界受過嚴格訓練的人很少,而且只有在專業范疇才會有按部就班的專業控制化行為,和借助種種高級電腦程序的幫助你才能從事控制化系統的操作。一旦進入到家庭雜事、社會事務和政治形勢,我們所有人都會還原為一個“兒童心性”狀態。

結果多數人學會的只是跟著感覺走,根據狹窄的經驗以及對事情、事物的直覺反應做出判斷。

我們之所以說理,為的不是找出真理,而是想找到理由來支持我們直覺所認定的想法。(喬納森?海特《象與騎象人》)

于是這樣的“說理”,不過是以滔滔不絕來掩飾自己的無知和不經大腦思考的愚笨、固執和糊涂。只要你說得多,善于表達,信念夠堅定,那么就顯得你很有理。

認知治療師德亞娜?庫恩曾深入研究過人們平常是如何思考推理的,發現人們常會拿出“我的阿姨”這種身邊實例的“假證據”。大部分人對自己的立場都提不出真實的證據。

明玉質問母親為什么對自己這么不公平,母親用重男輕女的理由來解釋,其實這不是真正的原因。在傳統文化里,重男輕女的理由和因果關系是成立的,且符合道義。真實原因另有隱衷:

趙美蘭當初嫁給蘇大強是為了獲得一個蘇州市的戶口。結婚后她就嫌棄蘇大強窩囊無用,即使在生了兩個兒子之后,仍然想放棄這段婚姻。不久她重遇在上海當醫生的舊相好,便想拋棄已有家庭,跟舊相好到上海去。可是當時她已經懷有明玉4個月,不能立即出走,舊相好就消失了。她不得已在家生下明玉。因違反計生政策,她和蘇大強都被降職減薪,家庭經濟陷入困境。從此她將一切怨恨都發泄到明玉身上,恨及丈夫,逐漸變本加厲地憎恨明玉,因為明玉不肯屈服于母親的權威和壓迫。

趙美蘭不可能坦白這個真實的因果關系事實,甚至她自己也可能沒有認知到這個陰暗丑陋的因果關系。

趙美蘭對明成說:“明玉她的心比誰都狠,她就是一個白眼狼,一只毒水母!”她如此說,是要以明玉的“不孝順”和“壞性格”來給自己歧視和刻毒對待女兒的作為找到一個合理的借口。

所有人都需要為自己找到一個理由,作為自己認同的因果關系,來解釋自己行為的動機和道義,以獲得任何極端行動的正當性。

這段母親憎恨女兒的孽緣之因果關系包含著重男輕女的慣例,期望滿足舊情、攀登高枝因懷著女兒而失敗,家庭經濟困境,以及明玉的抗爭觸犯了母親的絕對權威等等復雜的原因。有些原因可以擺得上臺面,有些則是忌諱,有些屬于潛意識,連自己都說不清楚。于是真正的因果關系永遠沉沒在人事糾葛之中。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时时彩龙虎和100% 时时票-线路检测中心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彩20选5一等奖多少钱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图表 哪个平台有河内分分彩 极速时时精准计划 黑龙江省p62开奖结果查询 11选5必中99% 十一选五怎么玩赢钱